宝珀,始于1735的传奇

1735对钟表界而言是一个极具历史意义的年份。这一年,世界钟表业正式从匠人时代迈入品牌时代。划时代的标志,是一位名为贾汗-雅克·宝珀(Jehan-Jacques Blancpain)的青年正式以自己的姓氏注册成立钟表品牌。BLANCPAIN 宝珀的传奇故事,就此拉开帷幕。第一章:创始人身为市长,最爱制表

贾汗-雅克·宝珀,凭借对制表的极致热爱和超越时代的商业思维,打造出延续近三世纪辉煌的钟表传奇。宝珀创立之初,就展现着超越时代的商业思维。创始人贾汗-雅克·宝珀生长在瑞士侏罗山脉(Jura Mountains)一个叫维莱尔(Villeret)的小镇,瑞士侏罗山脉是高级制表工艺的起源地,也毫无疑问是至今全球最重要的高级腕表制造中心。如今,超过一百家制表企业汇集在这个有钟表“硅谷”之称的地区,宝珀则是最早创立于此的品牌。极富远见卓识的贾汗-雅克·宝珀不仅展现出超前的视野,还有卓绝的商业思维——他身兼四个职业:制表师、农民、教师和市长——他将工坊设在自家一栋两层房舍(这栋建于1636年的楼房至今依然屹立在原址),制表工作室位于二楼,一楼用来饲养牛羊马匹,房舍沿路向南50米的不远处,是贾汗-雅克·宝珀工作的学校,不久之后,他还将在自己的简历上添加第四个职业:市长。

然而在众多职业身份中,贾汗-雅克·宝珀将之奉为热爱的唯有制表。在1735年当地的官方登记中,他将自己的职业身份确定为“钟表经营者”,制表成为他的终生事业。BLANCPAIN宝珀的品牌之名由此而定,一代代后来者也将传奇延续至今。虽然1735年已经远早于如今大众所熟知众多制表品牌的创立时间,但宝珀投身制表事业显然更早于此,若不是早已开始经营这一行业,贾汗-雅克·宝珀便不会在1735年登记时注册为钟表经营者。1993年,宝珀推出得名于品牌诞生地的Villeret系列限量腕表,纪念品牌创始人贾汗-雅克·宝珀的300周年诞辰。

贾汗-雅克·宝珀不是世界上第一个钟表师,最早的钟表师肯定还要往前推几百年,但宝珀无愧于全世界最早也最成功的制表公司的美誉。他开创并注册的宝珀品牌至少从1735年延续至今,一路辉煌,历经变迁,但发展脉络却一刻未曾间断。

第二章:家族传承,走出瑞士

品牌在宝珀家族内传承七代近200年的岁月,由宝珀缔造的众多钟表技术、概念与文化深刻地影响着整个制表行业。

宝珀创立初期以家族企业的形式发展,并将事业拓展到瑞士国土之外。品牌创始人贾汗-雅克的兄弟姐妹皆为制表师,其子艾萨克(Issac)紧随父亲步伐,也成为一名制表师兼学校教师。大卫-路易斯·宝珀(David-Louis Blancpain)是贾汗-雅克的曾孙,他旅行到欧洲销售宝珀作品,大受欢迎,从此,宝珀家族每年会派出一名成员履行销售之旅。18世纪一款宝珀为法国国王路易十六定制的怀表,表背上除了Villeret字样,还署名“宝珀及其子”。

宝珀初期,不仅是技术革新的倡导者,还带来了许多影响后世钟表行业的概念。1815年,品牌创始人贾汗-雅克的孙子,弗德里克-路易斯·宝珀(Frédéric-Louis Blancpain)从拿破仑一世战争中复员归来,彻底转变了品牌的产品风格。他对钟表擒纵机构进行革新,并研发出超薄结构,为其创造的Lépine系列怀表确立风格传统。不仅在技术上进行革新,弗德里克-路易斯同时也是将产品“系列”概念引入到品牌的第一人。

19世纪上半叶是宝珀在瑞士本土迅速开疆辟土,确立领先地位的时期。弗德里克-路易斯之子,弗德里克-埃米尔·宝珀(Frédéric-Emile Blancpain)于1830年接手品牌,埃米尔不仅是个作品丰富的制表大师,同时也是一个极富战略思维与发展眼光的成功企业家。他不仅引进了杠杆式擒纵结构——今天几乎所有的瑞士机械表依然沿用这种设计,并且独辟蹊径,在19世纪上半叶便为女性专门生产女士机械表,成就了宝珀未来一个多世纪的辉煌。至今宝珀仍是高级制表阵营中,唯一打造真正只属于女装腕表的顶级机芯的品牌

埃米尔在生产方法上同样取得了跨越式发展。他将制表工坊发展成现代化的流水线,制表师的工作按照钟表部件细分为五个类别。这一极具视野的举措,使得产出增长了整整十倍之多,让宝珀成为当地规模最大的制表企业。宝珀的视野独到之处便在于,创立初期需要迅速发展时先人一步,实现快速扩张占据领先地位,150年后,当钟表企业纷纷使用流水线式生产方法,宝珀又引领潮流,转为一块手表自始至终由一位制表师独立完成,现代化术语称之为“从A到Z,独出一人之手”,再一次在整个制表行业彰显出独特魅力。

埃米尔儿女满堂,1857年,包括朱尔斯-埃米尔·宝珀在内,他的其中三个儿子正式接手宝珀事业。摆在他们面前最严峻的现实是当时残酷的商业环境。1860年之后四十年间,商品钟表的价格一路下跌到原先的五分之一,维莱尔原先的20家制表公司唯有三家硕果仅存。宝珀在行业洗牌中之所以屹立不倒,秘诀在于朱尔斯-埃米尔·宝珀决定专营高端手表。从这一时期开始,宝珀将制表行业中最为顶端的高级制表奉为品牌信仰,延续至今。不久后,他的儿子弗德里克-埃米尔·宝珀(与其祖父同名)与父亲联手,继续推进宝珀迈向现代化的步伐。宝珀在创始地那间房舍的正对面,新建起一栋两层工厂,并首次开始利用苏伊士河中的水能发电。

在小弗德里克时期,宝珀首次跨越大西洋,将市场从欧洲开拓至美国。他执掌宝珀事业一直持续到1932年。早在1915年,贝蒂·费希特(Betty Fiechter)便开始协助他掌管宝珀。小弗德里克培养她全面接管工厂,负责全权监督宝珀一切生产事宜,自己则移居洛桑,全身心投入到开拓市场和着手设计富有革新意义的机芯。

小弗德里克对自动上链的种种挑战显得尤其痴迷。当时怀表的自动上链系统对尺寸更为精致的腕表来讲过于庞大,20世纪20年代中期,他结识英国制表师约翰·哈伍德,两人携手共事开启新的突破,于1926年成功设计出世界上第一款自动上链腕表。世界上第一枚自动上链腕表宝珀·哈伍德(Blancpain·Harwood)腕表的新鲜出炉,成为当年巴塞尔博览会上的一大亮点。

女士腕表的体积一般十分精巧,很难在里面安置自动上链摆陀。但宝珀向来尊重女性与她们对机械之美的欣赏能力,小弗德里克乘胜追击,凭借宝珀在专业女士腕表领域一个世纪的制造经验和强大的技术积累,攻克重重难关,于1930年带来了Rolls女士手表。至此,宝珀凭借Rolls女表的精巧设计又一次赢得世界第一,成为第一款自动上链女士腕表。好莱坞巨星琼·克劳馥(Joan Crawford)将这枚自动上链的Rolls腕表视作时光宝盒,赞美它为“永恒在其中(Eternity in a box)”。

第三章:后家族时代,前瞻视野与传奇表款

贝蒂·费希特成为品牌首位宝珀家族外的掌门人,在她与侄子让-雅克·费希特的带领下,宝珀为世界钟表历史留下众多难以磨灭的佳话与传奇表款。贝蒂·费希特这位极具管理天赋及商业远见的女性,是瑞士钟表品牌历史上首位女性掌门人。在她有生之年,瑞士甚至还尚未建立起女性普选权制度。1932年,小弗德里克猝然离世,鉴于其女内莉(Nellie)无意肩负起经营家族企业的重担,让贝蒂接管公司成为了他的遗愿。贝蒂·费希特携手好友于1933年接手宝珀公司,成为宝珀品牌创建近200年、在家族内传承七代后的首位家族外领导者。

贝蒂·费希特一生供职于宝珀50余年,经历战争岁月,又接二连三地遭遇了经济大萧条、商业伙伴离世、与疾病的抗争,以及差点摧毁瑞士钟表行业的石英危机。在商界领袖之中,很少有人能够经受住这般接连发生的重大挫折。然而,贝蒂恰是这样一位有主见、有魄力,又拥有敏锐洞察力的人。

在当时不景气的经济形势下,其他制表公司已经无法像从前那样继续经营,贝蒂·费希特独辟蹊径,凭借特有的女性视角,采取单一侧重的对策,主攻女士腕表和机芯。这是一项需要非凡技艺的制表专长,研发、生产小型时计和机芯,比生产大型的更具挑战。她推出Ladybird贵妇鸟系列腕表,带领团队研发出世界上最小的圆形机械机芯(直径仅11.85毫米),兼顾精致尺寸与坚固性能,为外观设计留下更大空间,极为优雅的外形令女士们一见倾心。

不仅如此,贝蒂凭借敏锐的市场洞察力,意识到美国的经济状况与其他地区相比更具活力,因此重点关注美国市场。宝珀在美国市场迅速发展,琼·克劳馥、葛丽泰·嘉宝(Greta Garbo)、玛丽莲·梦露(Marilyn Monroe)等众多好莱坞巨星纷纷成为宝珀的忠实拥趸。虽然唱着“钻石是女人最好的朋友”,但玛丽莲·梦露这位黄金时代传奇巨星一生收藏的珠宝作品却极少,在她的私人珍藏中,便有一枚华美的宝珀鸡尾酒珠宝腕表,足见其对宝珀女士腕表的珍爱。如今,在宝珀最具代表性的女装腕表“月亮美人”的表盘上,便有一张神似梦露脸庞的“美人痣”月相脸,形成了传奇之间的互相致敬。

1950年,贝蒂·费希特的侄子让-雅克·费希特(Jean-Jacques Fiechter)正式加入宝珀与她共同管理公司。让·雅克是贝蒂的兄弟、瑞士著名诗人雅克-雷内·费希特(Jacques-René Fiechter)的儿子。他化用莎士比亚《暴风雨》中的诗句,为他们共同打造的另一传奇作品命名,这便是潜水腕表鼻祖宝珀五十噚(Fifty Fathoms)。让-雅克是狂热的潜水爱好者,他从自身需要出发,敏锐地察觉到了市场空缺,打造出全球首款机械潜水腕表,一举制定潜水腕表行业准则。宝珀五十噚1952年诞生,1953年初正式投产上市,一经问世便成为法国、德国、美国和北约等主流海军的专业制式装备。在如今席卷表圈的运动风潮中,潜水表再度成为当之无愧的主角,宝珀五十噚系列凭借毋庸置疑的行业地位和强大性能,成为表迷心中的豪华挚爱。

六七十年代,来自石英表的竞争撼动了整个瑞士钟表业,制表商们因此纷纷受挫。贝蒂和让-雅克精心筹划,促成了宝珀与欧米茄(Omega)、拉玛尼亚(Nouvelle Lemania)和天梭(Tissot)等品牌的合作,共同成立瑞士钟表业协会SSIH(SociétéSuisse pour lIndustrie Horlogère)。各家腕表公司整合资源,扩大生产,但仍保持相对独立。宝珀是这一战斗堡垒的保护神,不断建立新设施、研发技术,销售业绩突飞猛进,还成为该品牌联盟的机芯生产商,在SSIH中扮演着至关重要的角色。

第四章:引领瑞士制表行业走出石英风暴

在集团化的背景下,宝珀潜心钻研与发展机械制表技艺,精准把握高级制表的价值,在席卷整个瑞士制表业的石英风暴中,引领行业走出危机。

1971年,贝蒂·费希特与世长辞,让-雅克·费希特独自执掌宝珀。他在任期间经历了业内称作“70年代中期完美风暴”的考验。冲击整个瑞士制表业的石英风暴来势汹汹,同时美元兑瑞郎开始升值,瑞士手表的价格在美国这个最重要的市场达到史无前例的高度,除此之外,石油危机与全球经济衰退也带来了巨大的压力。

1980年,工程师尼古拉斯·海耶克(Nicolas G. Hayek)加盟宝珀,正是他后来兼并SSIH与ASUAG(瑞士制表工业联合股份公司),创办了瑞士斯沃琪集团。从1858年起就与宝珀一脉相承的原FP机芯工厂(后直接更名为宝珀机芯工厂)的掌门人雅克-弗德里克·皮盖(Jacques-Frédéric Piguet),和好友在1982年共同入资宝珀,为宝珀这一拥有两个半世纪悠久历史的品牌揭开崭新一页。宝珀在过去近二十年间韬光养晦、不露声色,全心致力于技术研发和制作高端机芯,这些强大“引擎”大量供给于其他品牌,每年仅产销数千块自己名下的腕表。八十年代之后,宝珀的创新和发明只冠以宝珀之名,独为自家使用

由于石英机芯的冲击,一些专家曾预测传统机械腕表将走向衰败。然而,在众多瑞士制表品牌迷失于风暴,被迫转投石英表制作的浪潮中时,在高端机械机芯研发制造领域建树卓绝的宝珀,决定坚守“只生产机械表”的品牌传统,致力于生产顶级复杂功能的机械腕表,探寻高级制表走出危机的方向。1983年,宝珀以一枚包含日期、星期、月份与月相功能的全历月相腕表,展现了经典、完整的时间观念,彰显高级制表的价值,就此引领了整个瑞士高级制表行业的复兴。

接下来几年,宝珀将机械制表行业内的顶级复杂功能一一呈现于作品之上。1991年,宝珀推出了集大成者1735超复杂功能腕表,震惊世界。这款作品问世时,俨然是全球最复杂的时计,汇集高级制表六大最顶级的复杂功能:三问报时、陀飞轮、万年历、月相、超薄与追针计时码表。一位制表大师需要整整一年时间方能完成机芯制作组装。

第五章:当代,敢为先驱,无畏来者,真正的高级制表品牌

如今,作为世界最大钟表集团瑞士斯沃琪集团的四大高端品牌之一,走过近三个世纪的宝珀,仍极富鲜活的生命力与创造力,不断带来惊艳世界的作品,继续谱写高级制表传奇。

2002年,马克·海耶克(Marc A. Hayek)成为宝珀总裁与首席执行官,为品牌带来全新动力。宝珀进行多项重大投资,强化研发部门的创新能力。仅06年至今,宝珀就推出超过50枚全新原创机芯,随着多款令人叹为观止的新机芯问世,宝珀享有越来越多的专利与首创头衔,淋漓尽致地展现了“创新即传统”的品牌理念。宝珀于2008年重新改良了卡罗素功能,这一几乎被遗忘一个世纪的复杂功能曾与陀飞轮齐名,宝珀将其结构改良,创作出一分钟同轴卡罗素,极大提高了其观赏性,赋予全新的生命力。2008年,宝珀的“乾坤卡罗素”腕表被中国故宫博物院典藏,成为故宫迄今为止唯一馆藏的现代腕表作品。

2012年,宝珀再度带来高级制表领域中里程碑式的明星作品——宝珀中华年历腕表。宝珀打破格里高利历法独霸腕表界的局面,为豪华腕表带来了根本性的玩法变革:解锁“中国独有时间规则”。这款腕表呈现了中国沿用几千年的干支纪年、阴阳合历、十二时辰、生肖五行,暗藏东方独有的宇宙哲学,首次让中西两套时间规则同“芯”运转。宝珀高级制表工坊的瑞士国宝级制表大师历时五年半,钻研历法规则,并开发全新原创机械结构,为全球的东方文化爱好者,提供观看中国时间的纯正方式。

将Manufacture de Haute Horlogerie(高级制表)身份印记写入品牌Logo,宝珀毫无疑问是一个真正的高级制表品牌。这个源自1735年的高级制表品牌传承至今,与近三个世纪历史相伴的是让人目不暇接的世界级斐然业绩。如今,传奇仍在继续。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