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形”是恰如其分的形容

学生时代经历绘画、现代舞等专业训练,先后师从甘迪· 布罗迪(Gandy Brodie)、约翰· 巴尔代萨里(John Baldessari),威灵辗转于影像、表演和装置艺术多种媒介,毕业作品最终着落于“挪用艺术”(Appropriation Art)。而在25岁时,不满足于此前的创作方式,威灵决定专门使用相机—这一对他来说全新的媒介来创作— 专业的纯艺训练作为基底、现代舞是第一挚爱、自学的摄影则成为他不二的创作媒介。这斜杠的经历也许也可以解释为何詹姆斯·威灵的摄影这般“善变”。

詹姆斯·威灵,《4776》,2015年,©詹姆斯·威灵

纵观威灵四十多年的艺术生涯,他的创作经常蜕变,对于新的摄影创作方式的追寻和探索从未停歇,如若按系列翻看其创作,很难看出一以贯之的延续性,甚至也很难归纳出创作风格,时而抽象、时而具象、时而黑白、时而斑斓,几乎每一个系列都是一场独立或并行的探险。威灵也是摄影史中少数将技术摄影、媒介实验,以及观念、挪用手法等结合在一起的艺术家。他的作品常讨论物件在时间与空间上的延展,或是微观世界中不曾被洞察的景观;他亦将建筑、表演、材料等领域的探索引入了摄影。纵使“善变”,威灵的作品给人一种向内的、沉静的气息,即使是最浓烈的色彩,也在威灵的作品中缓缓流淌,有一种理性的温柔和克制;是处于有机与无机、自然发生与刻意营造交汇之处的细微波动。

威灵的第一组重要系列是创作于 1980 年代的《铝箔》,他以黑白影像和特写镜头聚焦被揉皱的铝箔,去建构图像本身,而非简单寻找和记录存在于世的图像。铝箔的特写纹理充满整个画面,有如极简抽象,又好似浩瀚星空、粼粼水波,在抽象与具象之间的游走自如。

詹姆斯·威灵,《罗马玻璃器皿》,2020年,©詹姆斯·威灵

这之后威灵继续以黑白探索摄影的不同可能性,包括《光源》系列(Light Sources, 1992-2001)、《新抽象》系列(New Abstractions, 1998-2000)、《新康涅狄格州风景》系列(Connecticut Landscapes, 1998-2007)、《铁路》系列(Railroad Photographs, 1987-2000)等等。其中《新抽象》和《新康涅狄格州风景》是艺术家同时展开的一个抽象系列和一个具象系列。在《新抽象》中,威灵使用物体投影(photogram) 的概念来创作,这些作品中的黑色形状是威灵将不同粗细的长条置于感光相纸上成像制作而成,并非以相机拍摄—具体的物投影成了抽象的画面。而在《新康涅狄格州风景》中,艺术家开始展示底片的黑色边框作为图像的一部分,他意识到底片的边缘某种程度上代表了相机的阴影,物质的不透明度,“它就像世界的影子,与相机镜头所产生的光学图像共存。”

历经二十多年的黑白探索,从2014 年的《花》系列(Flowers)开始,威灵进入色彩时代。这组《花》是物体投影创作的持续。最早的《花》是在彩色暗房中完成的,威灵将色彩鲜艳的凝胶层叠放在拍摄了花卉的黑白底片上,由此在花朵的形态上增加不规则的明亮色块,形成最终的图像。2014 年,威灵开始在电脑上创作《花》的系列。他在hotoshop 软件中用红、绿、蓝的色彩通道对颜色进行增强,使得作品越来越凸显迷幻的效果。威灵的这一对于色彩探索的转变,得益于其友人纽约作曲家葛林·布兰卡(Glenn Branca)。布兰卡曾激动地告诉威灵,贝多芬在创作第5号钢琴协奏曲的时候使用了钢琴上的所有键盘。那是多么震撼的画面!威灵将这个想法引入色谱之中,决定使用光谱上所有肉眼可见的颜色来创作。他也逐渐意识到并没有什么颜色是不能使用的,尤其是如今喷墨打印机的显色领域如此广泛之时。回顾布兰卡的那句引言,贝多芬督促制造钢琴的人去延伸这种乐器的音域,而艺术家则从内部改变、延展其创作的媒介。

这之后的《编舞》系列(Choreograph,2014-2020),威灵以摄影的方式回归了“一生挚爱”的现代舞,将浓烈的色彩与多层次的图像叠加并用。威灵坦言,在思考舞蹈的时候,他也在拍摄1960年代的一些野兽派建筑,实验双重和三重曝光,在图片编辑程序里钻研色彩模式。《编舞》这一系列的创作,威灵一般会以拍摄舞团的彩排开始,从500至1000曝光度中选择2-3张作品作为起点,继而将这些舞蹈照片与先前拍摄或同期进行拍摄中的建筑空间、自然风光的图像进行合成,创作“数码拼贴”。由此,具象的层次在色彩的错乱中彼此掩映,但也竞相争夺着注意力,每一张照片都有了丰富的肌理和跳跃的时空线索。

詹姆斯·威灵,《8634》,2015年,©詹姆斯·威灵

威灵对于摄影的探索仍在继续,近期他来到古地中海世界,回到古希腊、罗马的文明之中—《 集句诗》(Cento)系列,威灵前往世界各地数十家博物馆,拍摄古典雕塑和物件,以一种独特的图像处理方式,将油彩颜料涂抹到摄影的印相上,产生浪漫朦胧、有如穿越时空的效果。凝聚四十多年持续不断的探索创作,艺术家个展“变形记 ”正于卓纳画廊香港空间上演。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