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门八极拳

对话吴昊

今年23岁的吴昊,是孟村开门八极拳的第九代传承人。从十四岁参加全国武校武术比赛,到十七岁前往欧洲,再到在各国八极拳讲习会上进行八极拳表演,他走出武林,出时入世,如今已是一名北京体育大学武术系的在读大学生。

他的爷爷是八极拳第七代传承人吴连枝— 一位将开门八极拳带到日本,传播到海外的八极拳代表性人物。1991年,日本世嘉游戏大神铃木裕于与八极拳第七代传承人吴连枝在孟村的一次“跨次元”会面,直接促成了《VR战士》这一划时代的格斗游戏的诞生—吴连枝作为《VR战士》男主角“结城晶”的原型,征服了整个电玩界。“ 结城晶”的动作设计原型八极拳也因此更加深入到日本人的视野当中,进而走向世界。

图集

Loewe金色绒面革长款上衣、金色绒面革百褶长裤

Moncler Palm Angels 红色亮面羽绒连体衣,CELINE BY HEDI SLIMANE 黑色皮带

Garçon by Gçogcn蓝白条纹上衣,Nike蓝色紧身运动裤

Balenciaga 黑底绿纹毛衣、黑色西装裤,Stone Island黑色皮毛靴 Calvin Luo拼色毛衣,Bottega Veneta 黑色皮裤 Loewe金色绒面革长款上衣、金色绒面革百褶长裤 8on8白色皮外套,3.1 Phillip Lim卡其色衬衫,Loewe黑色皮质背包,Moncler Palm Angels 黑色阔腿裤,CELINE BY HEDI SLIMANE 黑色皮带

Balenciaga 黑底绿纹毛衣、黑色西装裤,Stone Island黑色皮毛靴 Calvin Luo拼色毛衣,Bottega Veneta 黑色皮裤 Loewe金色绒面革长款上衣、金色绒面革百褶长裤 8on8白色皮外套,3.1 Phillip Lim卡其色衬衫,Loewe黑色皮质背包,Moncler Palm Angels 黑色阔腿裤,CELINE BY HEDI SLIMANE 黑色皮带

吴昊的老家孟村不是一个村,而是华北平原上一个只有二十三万人口的回族自治县。这里是中国武术重要流派“开门八极拳”的初创地及所在地。单从外表上看,很难看出吴昊是一个习武之人,他文质彬彬,全然没有常年习武的人身上那种肃杀之气。踏进校园,他就是一位“普通”大学生—和同学们一起训练、参加社团活动、在微博上秀美食,在见到自己喜欢的前辈或者明星时也会表现得像一个“追星迷弟”。而回到孟村,他则切换成门派传承人,肩负着传承和发扬八极拳的重任。角色之外,他自认为是一个“普通”的人。“普通”的大学生与不普通的门派传承人,这两者共存于吴昊身上,彼此抗衡,给予他身处武林和都市之间的平和心境。

孟村在他的印象中是一个融合了“苦”和“暖”的地方。“它是一个普通充满朝气的县城,苦是因为从小练拳不得不经历的,暖是因为家里人都在这。”从六七岁开始习武起,吴昊一直保持着在清晨练功的习惯,这是祖祖辈辈沿袭下来的传统,如同生物钟般习以为常。“刚接触八极拳时,都是很被动地去接受,父亲让我学,我就去学,让我练,我就练。后教了我更多口诀,我才开始慢慢去思考关于八极拳的更多内在。”吴昊在谈到开始正式练习八极拳时说道。

吴昊学习的第一个八极拳口诀是“头顶蓝天,脚踏清泉,怀抱婴儿,两肘顶山” — 头顶蓝天和脚踏清泉即为顶天立地;怀抱婴儿为内圆外方;两肘顶山则是八面支撑。

八极拳最明显的特点就是刚猛、暴烈。“练八极拳最大的困难就是枯燥,又疼又累,感觉是在折磨自己的身体和精神。”长年的习武过程中,他的身体力量也越发强大,这种强大也带给他在心态上有别于同龄人的沉稳,让他更沉得住气,也更耐得住寂寞。练武术需要承受孤独,这种孤独也慢慢成为了他的习惯。从最初的抵触孤独,到后来习惯孤独,再到慢慢享受孤独,他懂得了这是习武之人必须面对和达到的一种境界。

正式成为开门八极拳第九代传承人之后,吴昊身上的负担变重了许多。从前他从未想过的诸多问题,现在也开始不得不去面对,比如何为掌门、何为传承。“所谓掌门,我觉得是在这个派别里的代表性人物、领军人物,要比大家付出更多的努力,掌握更多东西,传承更多东西。我不能让这个拳种在我手上断了,我要把它发扬光大。这是我现在最大的梦想。”

过去十年,八极拳在大众知名度和传播度上已经发生了显著变化,学习八极拳的人越来越多,在影视作品中的呈现,也让它再度成为一个异军突起的拳种。在国内,一所面向全国乃至全世界招生的八极拳培训中心亦在孟村中建立起来,成为传承八极拳文化中的重要一环。不限民族、性别、国籍,这些八极拳练习者或是出于对武术文化的热爱,或是为了强身健体、抑或因为对东方武侠的向往,甚至是为了升学考试,他们共同聚集在孟村学习八极拳。

但是在他的认知里,开门八极拳想要更广泛地被人所接受,仍然面临着大量难题。“现在传承上挺困难的,首先八极拳的知名度不如其他一些拳种那么高,然后还有大家对于武术的一些歧义、偏见和异样的眼光。”他只能从小事中去践行“传承”这件事。如今吴昊也收了几名徒弟,正式成为师父。“我觉得教徒弟就是要倾尽所能,想尽可能地把我所知道的、所学到的都教给徒弟们。因为传承这个东西光靠自己是很难的,也不能再像以前那样有所保留,我想让大家一起去传承。在我看来,师徒关系不必太严肃。其实师徒关系是一种很亲近的关系,平时我们像朋友一样相处,练武的时候则有如父子,就像我父亲对我的要求一样严厉。”

作为新一代的传承人,他正在思考如何运用更多元的方式,让越来越多人更加方便地学习八极拳—这也是他与老一辈传承人最大的区别。除了培训中心,吴昊也把成长于互联网时代中所特有的年轻思维带入到八极拳的传播当中。他为八极拳开设公众号,并交由母亲和师兄运营。他们将八极拳教学视频传到网络上供爱好者们学习。

但运营的同时也发现网上教学的局限性,吴昊的师兄、培训中心的教练之一张楠对此说道:“八极拳属于传统武术,现在发展过程中也存在着瓶颈。因为时代不同了,我们不能再像以前那样教拳了。首先我们需要了解每个人来学拳的目的,目的不同,所接受的东西也不同,所以要先培养兴趣,了解学员以后所走的道路,因材施教。在网络当中的传播,现在来看还是有所欠缺的,因为受众面比较小,所以下一步我们会在各个短视频平台进行传播发展。”“言传身教”是吴昊在教授徒弟时分外重视的原则,无论做人方面,还是练武方面。“像有一些动作光靠口述的话,学习者是很难理解透彻的,你必须亲自去给他做示范和讲细节。这跟为人父母是一样的道理,让对方向你学习,去指出错误的地方。”

吴昊想象过,如果自己不是出身于八极拳世家,自己想要追求的生活是什么样的。“如果抛开这一切,我更想过一种平淡的生活,就是很平常地上班下班,回家和父母妻子孩子一起吃饭,看电视。”他不是一个有太多世俗野心的人,如果聊得更现实更具体一些,他现在的对未来职业的计划是“想继续留在大学里,当个老师”,学习更多东西,以及教授更多的学生。吴昊回忆起自己对武术的理解,觉得这是一个由外向内的过程。“小时候什么都不懂,就是跟着爸爸和爷爷学,他们每做一个动作,我便跟着做。他们会告诉我标准的动作应该是怎样的,也会告诉我怎样把力量用在对的地方。后来随着我开始去教一些后辈,我慢慢发现这是一个由外而内的过程,从教别人延伸到自己每天的练习,我也渐渐真正理解了那些拳法口诀和动作。”

关于开门八极拳的未来,他至今尚无一个明确的目标,只有一个模糊的愿景。“未来的十年,现在我还不是很敢想。我可能是想让八极拳被更多的人知道和了解。我想给八极拳带来更多元化的感觉,不光是短视频、视频教学,或者用以后更高科技的方式来做这件事。年轻人,可能对新的东西吸收利用得更快更好,也许未来会有更好的方式来推广和教学。”他愿意尽可能多去尝试一些,“反正往后还有那么长的时间”。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