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水摄影师宋刚:大海是男人的,陆地是女人的

2017-10-16 09:09:00 neeu.com 分享
参与

   “海洋占地球表面积的71%,海面下的世界丰富多彩。也就是说,如果选择深入水下的世界,那你接触到的,是陆地29%景色之外的另外71%的极致精彩”,这对摄影师宋刚来说是极大的诱惑力。在初次接触水下摄影后,他便丢开了陆地人像摄影、人文纪实摄影、历史题材摄影的身份,认真学了潜水技能,然后一个猛扎子,扑进了海洋的怀抱。

  01

  属于海洋的致命吸引力

   成为潜水摄影师之前,宋刚已经是圈子里面有名的摄影师。他身上有这么一些标签:留英艺术管理硕士,杰出青年水下摄影师,美国国家地理获奖摄影师,佳能十佳摄影师,班夫中国特约摄影师,《中国国家地理》供稿人。其作品曾获Ocean Art, Underwater Photography视觉中国等多项国内外大奖。现在,他专心投入潜水摄影事业,从寒带到热带,从陆地到海洋,脚步遍及世界各地。

2017 视觉中国创意人像二等奖获奖作品

   在谈到由自然类摄影到水下摄影的转换,宋刚表示,这一切得益于海洋世界的致命吸引力。“海底的生物是那么的独特,一个个犹如外星来客,且身怀绝技。海底的风光也是绚丽多彩,和陆地截然不同。其实和陆地野生动物摄影师一样,我最喜欢拍野生的大型海洋生物。但是在陆地上野生动物一般都非常警觉,所以往往摄影师都要保持较远距离,用长焦镜头拍摄。而在水下,很有可能你能在非常近的距离内接触一些大型海洋生物。有时候近到你甚至可以看清它身上的一个痦子或一个鳞片。如果你可以想象一群野生海豚围着你转圈,或者数十吨重的座头鲸在你面前翻滚时的心情,就可以理解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吸引力了。”

2015美国国家地理全球摄影大赛中国区 自然类二等奖获奖作品

   宋刚说起自己第一次水下摄影的经历,他说第一次水下摄影的时间其实也就是第一次开放水域潜水的时候,地点是在著名的潜水胜地诗巴丹。当一个摄影师第一次学习潜水,看到了水下不一样的景色,身边朋友又刚好有台设摄像机,爱上潜水摄影似乎是一件水到渠成的事情。

2014The Underwater Photo Contest 年度评选 广角组金牌获奖作品

   “当时用的朋友的一款摄像机记录了两只海龟的交配过程。当时在水中跟拍它们,完全忘记了深度,一直跟它们到水面换气。我自己才发现也到了水面。这种直接的升水其实这是违反潜水安全规定的。现在肯定不会这样了,但是想想当时第一次拍到自然状态下的海龟交配还是很兴奋的”,宋刚谈起那一次的情景,一切都还历历在目,仿佛并未过去很久。

  02

  路在脚下,

  美景在海面以下

   “记得2011年,我们去寻找海洋中最大的硬骨鱼Mola Mola的踪迹,所有人都望眼欲穿的看着那深邃的海底,一潜又一潜,她竟毫无踪迹,寒冷的海水使我们的决心随着体温的下降而渐渐消退,可就在这时,你猛然发现这庞然大物已经悄无声息来到了你身后不到3米的地方。瞬间的震撼带来内心的雀跃,幸福感油然而生。她好像老朋友一直就在那里。此刻我忽然发现,原来幸福来自于那深远之蓝。当我把照片给朋友看时,他们也都羡慕不已”,宋刚说,这样瞬间的惊喜和感动,是在接触潜水摄影之后才有的感受。

海豚

   潜水技术日渐成熟后,宋刚开始了他“世界地图”式的潜水摄影模式。他曾三次探索尤卡坦半岛神秘莫测的水下洞穴,用艺术化的拍摄展现天然水洞独特的生态环境。也曾经数次远赴非洲最南端的狂野海岸去记录沙丁鱼产卵迁徙途中鲣鸟、海豚、鲨鱼与鲸鱼的盛宴。

墨西哥南部水域的野生咸水鳄

   他在墨西哥南部边境与野生咸水鳄鱼在水下面对面亲密接触。在达尔文《进化论》的起源地加拉帕格斯群岛与数百条锤头鲨同游,拍摄那里的独有物种。

寒冷水域银牌,第二届中国水下摄影大赛年度最佳作品

   他会为了拍摄雪山中的冰潜者深入冰雪覆盖的瑞士阿尔卑斯山。 也会潜入冬天冰冷的挪威海,只为了寻找海洋顶级掠食者杀人鲸的踪迹。

蝠鲼

   他在在波涛汹涌的索科罗岛拍摄自由潜水员与蝠鲼共舞。在人迹罕至的科科斯岛进行潜艇深潜探索。匍匐在古巴南部的红树林浅滩寻觅古巴鳄鱼的踪影。

与蝠鲼共舞

   说起自己“走南闯北”的经历,他说自己到过的地球的最北端是摄北欧的挪威海。当时是挪威的冬天,他和团队去拍摄虎鲸。

古巴南部红树林浅滩的古巴鳄鱼

   他到过的最南端,是南非。每年的6、7月份数以亿计的沙丁鱼会按着非洲南部的狂野海岸向东迁徙产卵。途中成千上万的海鸟、成百上千的海豚、鲨鱼、海狮、还有数量众多的鲸鱼都会加入这场盛宴。这样的景色,对水下世界近乎痴迷的宋摄影师自然是不会错过。

  03

  动物从不凶猛,

  只要理解和尊重它

   回应NEEU提出的“水下生物太危险”的担忧时,宋刚说,“动物从不凶猛,只要理解和尊重它,就能得到善意的回报”。

在达尔文《进化论》的起源地加拉帕格斯群岛与数百条锤头鲨同游

   “我们从小受到的教育很多动物都是妖魔化的。比如孩子一闹大人就说大老虎来了把你叼走什么的。好像他们天生就是邪恶的。就应该弄死。其实现在想看到一只野生老虎有多难啊,几乎灭绝。还有比如一些电影里刻画的鲨鱼是见人就吃。其实根本不是那么回事。这些种种宣传误导都让几代人生活在愚昧无知的恐惧之中,人类的恐惧来源于未知。希望人们都有勇气去了解真相,克服恐惧。”

  04

  少肉食者,

  一个拒绝鱼翅宴会的男人

   潜水摄影,让宋刚最大程度地接触大自然,接触野生动物。他渐渐开始关心起他的拍摄对象和它们的生存环境。他发现:人类的一些看上去很细微举动或者生活习惯都影响着海洋环境、自然环境。这让他开始思考起人与自然、人与动物的关系。

人与海洋环境作品图

   “人与自然、人与动物的互动是我这两年的拍摄重点。这其实也是从环保方面出发的。一开始我只是单纯的记录海洋环境和海洋生物。但是毕竟它们离都市人的生活太遥远,难以产生共鸣。逐渐的我认识到如果人们更多的看到有人可以与海洋生物和谐互动,可以很自如的融入大海的怀抱,画面又那么美。那么他们或许更容易产生兴趣,产生共鸣,从而间接起到保护海洋环境的作用。”

人与海洋环境作品图

   “当我看到海面飘过成片的人类垃圾。我开始减少塑料制品的使用,同时也像周围的人去宣传。在我和可爱的皮毛海豹玩耍之后,我倡导拒绝一切动物制品。拍摄了在水下威风凛凛的鲨鱼之后,我不但坚决抵制鱼翅,也拒绝参加有鱼翅的任何宴会。在了解了畜牧业的温室气体排放,和圈养动物的痛苦生活之后,我从纯肉食动物,变成了少肉食者。”

人与海洋环境作品图

   这样的改变其实还有很多。他说,希望自己的照片能让更多的人对野生海洋动物产生兴趣,从而关注自然环境,成为启发人们环保意识的一大步。

  05

  人生苦短,

  且把有意思的事做足了

   不下水拍摄的时候,除了吃吃喝喝、看着星星月亮聊人生和理想,宋刚还会和同行的团队进行一些周围环境的探索,“比如前一段去四王岛潜水,在不下水的时候,我们就划着皮划艇在岛屿间古老的雨林繁茂的根系中穿行,探索鲨鱼产卵的红树林。别有一番乐趣!”

开曼岛的水下的自行车残骸

   NEEU看过宋刚的朋友圈,除了摄影,他生活中最常出现的活动是:户外露营、攀岩,还有滑雪。当NEEU问起他是不是一个极限运动爱好者时,他否认了,然后解释说:“其实我只是贪玩,人生苦短,所有有意思的事情,我都不愿意错过,都想去体会其中快乐。只是在我所有的快乐中,与自然接触给我最多惊喜。有些东西一旦见过就在你心里扎了根。”

宋刚在水下骑自行车

   现在的宋刚,享受着每一次水下摄影的惊喜和感动,他曾在一次潜水摄影结束之后发出了“大海是男人的,陆地是女人的”的感慨,NEEU问起宋刚摄影结束,从水下世界回到陆地的感受,他说:“当每次行程结束,回到‘文明社会’,网络即刻连通,各种短信、微信、广告在手机上争相的提醒我与自然的简单生活结束了的时候,心情多少回有一点失落和不适应。但是好在可以期待下一次行程。”

宋刚在人迹罕至的科科斯岛进行潜艇深潜探索

责编:李晓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