腕表的面子工程,不靠美图靠手艺!

2017-10-11 15:10:00 腕表 分享
参与

  

一款腕表如果机芯不够强大,再好的面子工程也是白搭!在一些品牌解决了机芯的问题之后,就要在腕表的表盘装饰上下下功夫了,因此仅以此文来为大家介绍几种比较经典的表盘装饰工艺。

珐琅

珐琅工艺可以说是表盘装饰中比较常用的工艺了,传说中的大明火珐琅是很值得大家实际欣赏一下的。珐琅其实和景泰蓝基本上是同一种工艺,只是珐琅是外来语的音译词。珐琅工艺有很多种,比如像掐丝珐琅、内填珐琅、画珐琅等等。而腕表中常用的大明火珐琅则需在同一珐琅上涂上多层色彩,再以炉火焙烧加固。

腕表的面子工程,不靠美图靠手艺!

大明火珐琅的工艺是比较繁琐的,一般在表盘上有多少色彩,就要经历多少次煅烧。上色时把握由浅至深、由暖色调开始的顺序,每次上色同一色系。上完一个色系就送入800度的窑内烧制让珐琅融化,取出后再自然冷却,冷却后继续上色,每一次上色都要如此重复三遍方能真正上色完美。由矿物质熔炼而成的珐琅具备了很多矿物质的优点,不光是具有不透气、不会渗水等优异表现,珐琅的质地坚硬,具有宝石般的独特光泽与透明感。

腕表的面子工程,不靠美图靠手艺!

在珐琅工艺方面,很多制表商都会使用,在这其中像是宝玑、雅典、爱马仕等品牌都是它的常用者。不过在这其中,对这一工艺甚是痴迷的应该要算是雅克德罗了。在雅克德罗使用大明火珐琅工艺的腕表中,除了常见的白色之外,黑色也是为数众多,而蓝色大明火珐琅在雅克德罗的腕表中也很显眼,搭配上金箔雕花,整体效果也是很好的。

腕表的面子工程,不靠美图靠手艺!

马赛克

现在的马赛克可是意义广泛,其实汉语中的马赛克是译自MOSAIC,原指用镶嵌方式拼接而成的细致装饰。马赛克最早是一种镶嵌艺术,以小石子、贝壳、磁砖、玻璃等有色嵌片应用在墙壁面或地板上的绘制图案来表现的一种艺术。

腕表的面子工程,不靠美图靠手艺!

现在这种艺术形式也被运用在了各种地方,而和艺术有着先天联系的制表界也没有忘记这种工艺。很多制表商在自己的表盘上运用了这一工艺,其中伯爵就是在去年以一款Protocole XXL“Secrets & Lights” 微砌马赛克腕表,获得了2016日内瓦高级钟表大赏“最佳工艺腕表”。

腕表的面子工程,不靠美图靠手艺!

在这款腕表中,来自意大利的微砌马赛克工艺大师Cesare Bella将近5000块微细的玻璃嵌片拼和出了令人叹为观止的威尼斯景观,安康圣母教堂大运河上倒映出的庄严轮廓。每一种颜色都是精心挑选的犹如风景画一般,为腕表的表盘增添了细腻的质感。

腕表的面子工程,不靠美图靠手艺!

莳绘

这种起源于中国,发扬于日本的工艺同样也是制表商们比较欣赏的。莳绘是漆工艺的技法之一,从中国传统的漆器工艺传入日本之后,在奈良时代得以形成和发展。莳绘工艺简单来说是以金、银屑加入漆液中,待干燥后做推光处理,显示出金银色泽。这种工艺极尽华贵,并且经常以螺钿、银丝嵌出花鸟草虫或吉祥图案。

腕表的面子工程,不靠美图靠手艺!

在众多的制表商中,江诗丹顿和萧邦应该是比较热爱这种艺术。

腕表的面子工程,不靠美图靠手艺!

萧邦也是一个喜欢将东西方文化进行融合的制表品牌,中国的十二生肖可以说是萧邦的常客,从之前的龙年、猴年腕表,再到今年的鸡年腕表,瑞士制表萧邦,将中国的十二生肖用日本的莳绘工艺加以展现,应该说是真正的古今中外的文化大融合了。

腕表的面子工程,不靠美图靠手艺!

除了每年必备的生肖纪念腕表之外,萧邦在此前推出的L.U.C XP Urushi腕表,也是将莳绘工艺充分展现的腕表作品。岛国国宝级漆艺大师增村纪一郎(Kiichiro Masumura)制作的,金粉装饰则是由日本皇室御用的山田平安堂完成的。

腕表的面子工程,不靠美图靠手艺!

Urushi在日语中也可以写作“漆”,漆器所用的生漆,就是由漆树中获得的,萧邦在当时一口气推出了九款漆绘腕表,利用9个不同的主题来包装。其中也不乏中国神话传说中的五只灵兽,余下的四款中,除了第六款表盘的主题是夜空外,剩下三款分别是孔雀、金鱼和丛林。

腕表的面子工程,不靠美图靠手艺!

细木镶嵌

细木镶嵌是一种主要是在木质平面上裁切出一些镶饰并进行组装,从而创造极为精致装饰效果的工艺形式。最常用的细木镶嵌材料是木纹比较独特的胡桃木和金链花,当然也用瑁壳、鲨鱼皮、犀牛角、象牙等材料的,通过对不同颜色的材料进行切割,在经由工匠之手进行拼接,从而呈现出不同的图案。

腕表的面子工程,不靠美图靠手艺!

没想到这种工艺也可以运用在腕表的表盘装饰上,我们的表王百达翡丽也曾将这种工艺运用在自己的腕表中,2008年百达翡丽打造出第一枚采用细木镶嵌装饰的腕表,肯尼亚黑冠鹤REF.982/115怀表,随后又推出了REF.5077P皇家之虎腕表。

腕表的面子工程,不靠美图靠手艺!

除了百达翡丽之外,帕玛强尼也曾将这种工艺运用到了自己的腕表之中。帕玛强尼Pershing Samba Madeira腕表,以及它的Tonda Woodrock和Tonda Woodstock腕表都有过相关的演绎。Tonda系列的这两款腕表将复杂的陀飞轮功能和细木镶嵌结合在一起,通过独特的工艺呈现出吉他图案,分别展现英国国旗和美国星条旗,意在致敬英国和美国摇滚音乐。

腕表的面子工程,不靠美图靠手艺!

腕表的面子工程,不靠美图靠手艺!

其实腕表的装饰工艺还有很多,就算是表盘的镶嵌工艺也可以有多种形式,比如除了细木镶嵌之外,还有蛋壳、金珠,甚至是花朵镶嵌。各种工艺技术其实都可以在小小的表盘上得到展现,雕刻、绘画大家能够想到的,都可以在腕表中见得到。

腕表的面子工程,不靠美图靠手艺!

钟表时计是一种测量工具无疑,但是在它形成和发展的过程中,似乎总能和艺术文化有着深厚的渊源。制表不仅仅是工业技术,有时一个齿轮的打磨,一根指针的抛光也可以呈现出制表独有的艺术性。生活中绝对不缺少美,我们需要更多是发现美的眼睛。

责编:李晓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