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年前的酒是什么味道?

2017-08-03 12:03:00 今日头条 分享
参与

  今天还能喝到100年前的人酿好的酒吗?非常非常困难。清酒和啤酒是不可能的,至于葡萄酒,会有一些。我相信诸如拉菲(Chateau Lafite)、滴金(Chateau d'Yquem)和巴黎之花(Champagne Perrier-Jouet)这样的酒庄,还会在酒窖里存着那么几瓶一百年前酿好的酒,但是没有用,我们喝不到。

  烈酒的情况怎么样呢?干邑和威士忌就别想了,前者的老年份酒一直是紧俏品,后者则因为最近10年单一麦芽威士忌在世界范围内的强势崛起,都同样面临着老酒紧缺的问题。干邑行业管理委员会想把X.O的最低陈年年份从6年推到10年都做不到;至于威士忌,君不见已经越来越多不标注年份的产品出现了。

  至于其他烈酒,伏特加和金酒本来就不需要陈年,朗姆酒和龙舌兰则要找陈年10载的产品都难,日本和韩国烧酒没有高端到这个份上。中国白酒的酒厂会有百年前的产品吗?难。

  但这事情还不至于那么不靠谱。因为上面提到的法国干邑,其实它有一个兄弟——雅文邑(Armagnac),虽然品质优异,却因为营销乏术,一直是个小众产品;即使是现在,很多酒庄都拥有年龄长达百年的生命之水的库存。那些深度的烈酒玩家对此秘而不宣,默默地以相对较低的价格将其收入囊中。

  所以我们仍然可以在市面上看到诸如这样的产品:

1914年的Armagnac Castagnon。

Armagnac Castagnon 1914

  1909年的Armagnac Henri Maire Vieil。

Armagnac Henri Maire Vieil 1909

  以及:1893年的Aramgnac Castarede !

Aramgnac Castarede 1893

  在这些百年老酒中,我只喝过上面那瓶1893年的Castarede,非常丰富的干果、梅子的风味被包裹在单宁和木香中,风格并不那么现代,但是仍然非常适合小杯啜饮。

  这些充满历史感而又陈年了足够长时间的产品还有个好处——它们并不怎么贵。跟其超过100年的年龄相比,1000到1500欧元的价格真的不过分。

  但是这样的好日子结束了。2017年初,威士忌行业久负盛名的独立装瓶商“苏格兰麦芽威士忌协会”瞄上了白兰地,向多个干邑和雅文邑酒庄采购了大量生命之水,而其中老年份的雅文邑所占的比重更非常高。随后,欧洲多个烈酒交易网站对于现有的、陈年超过50年的雅文邑产品上调了报价。至于那些百年产品,迅速涨到突破2000欧。

  随着这些行业标杆对雅文邑的关注度日渐走高,那些本来存量还算充沛的百年雅文邑将面临两个结果:被喝光,或者涨价到让我们难以负担。大家尽快行动吧。

  当然,你也可以先看完这篇文章,尝试加深对“雅文邑”这个不知名品种的了解。

  尽管与干邑(Cognac)比起来,雅文邑的葡萄种植面积和产量都只是个零头,但论到其深远的历史,以及与干邑有所不同的酿造工艺及理念,我们可以说,雅文邑在白兰地的家族中,重要性足以与干邑分庭抗礼。

  根据现存的史料,早在1310年以前,在今天的加斯科涅地区(也就是雅文邑的产区)就已经有人蒸馏“生命之水”了——这也是法国最早的关于蒸馏烈酒的记载。当然,和其他“生命之水”一样,雅文邑一开始被蒸馏出来都是为了治病。一位名叫Vital Dufour的教士发表了《雅文邑的40种疗效》一文,指出雅文邑可以治愈肝炎、痛风、眼睛红肿、溃疡、结石、头疼等疾病,还能激发胆量、抖擞精神,以及最重要的功效:让人愉悦。

  直至16世纪末,雅文邑已经是加斯科涅地区司空见惯的酒饮;到了1760年,法王路易十五批准雅文邑进入凡尔赛宫,成为宫廷饮品。据说拿破仑在第一次喝到雅文邑白兰地时,马上颁布了法令,禁止雅文邑对外出口,理由是:“干邑白兰地已经让外国人得到了巨大的满足和无尽的享受,雅文邑应该留给自己的国人享用!”如果这是真的,拿破仑倒是个大乌鸦嘴,至今雅文邑的出口量并不高,仍有50%左右的产品在国内消费,与干邑那样97%的产品都外销的庞大体量相比,显得九年一毛。

  另一个与雅文邑有关联的人物是大仲马《三个火枪手》里的达达尼昂。此人的真实原型是路易十三近臣和太阳王路易十四的火枪卫队副队长Charles de Batz de Castelmore d’Artagnan,他出生于今天雅文邑产区的Castelmore城堡附近,成年以后到巴黎寻求出头的机会,接着平步青云,被提升为上尉,参与了一系列重大事件;随后当上皇家卫队队长,并迎娶了一位富有的寡妇圣克鲁瓦夫人。所谓出任CEO、迎娶白富美、走向人生巅峰是也。达达尼昂在一次护送国王参加婚礼的途中,经过自己出生的村子,便花钱买了一批自己家乡的雅文邑囤积起来。

  达达尼昂在1673年的一次战争中被杀,他的嫡系后人Aymeri de Montesquiou后来则成立了雅文邑品牌“Marquis de Montesquiou”,在国内被翻译为“蒙特伯爵”。虽然后来这个品牌又被卖给洋酒巨头保乐力加,但是达达尼昂的后人依然保留了葡萄种植农的身份,一直为这个酒厂提供优质的葡萄,所以依然可以说,是达达尼昂的后人参与生产了这款雅文邑。

  我参观过这个酒厂,并被安排品鉴了几款产品,包括V.S.O.P、X.O以及1969年份雅文邑,他们的出品有非常明显的雅文邑特征——酒体厚重,浓郁的梅子干、葡萄干、甘草、黑巧克力风味,是深色烈酒喝得比较多的资深饮家会喜欢的风味。

  那么,雅文邑的浓郁风味是怎么来的?原因在于蒸馏过程。雅文邑的“生命之水”经过一次蒸馏而来,法律要求雅文邑原酒离开蒸馏器时的酒精含量范围为52%~72.4%,大部分雅文邑酒厂会将这个数值控制在65%以下,有的甚至低至60%以下;作为对比,干邑的“生命之水”经过二次蒸馏,离开蒸馏器时的酒精度普遍在70%以上。

雅文邑都用这种小型的蒸馏器。

  众所周知,烈酒蒸馏是一个分离杂质、萃取酒精的过程,然而所谓的杂质,同时也是香气物质的来源;当一种生命之水中的酒精含量越高,就意味着其所包含的杂质越少,杂质所带来的香气以及让人不悦的气味都减少了,因此让这种酒经过陈年以后就更顺滑精致,容易入口,但是风味较淡;而如果一种生命之水像雅文邑一样,酒精含量低,则意味着其杂质含量更高,风味更浓郁,但是酒体中含有不悦气息以及粗糙质感的风险都会增加。

  干邑和雅文邑的蒸馏工艺及价值取向的不同,让它们成为截然不同的两种产品,前者顺滑柔和,最得大众市场欢心(其在世界市场的强势表现也说明了这一点);而后者,风味浓郁,个性强烈,可能还带一点火枪手式的粗犷,经得起更长时间的陈酿,因此相对小众,更像是资深饮家的杯中物。雅文邑因此也被称为“白兰地世界中的艾雷岛”。

  而对讲究的酒徒来说,雅文邑的低度生命之水还有一个好处——它在橡木桶里经年累月地陈年以后,单靠期间缓慢的酒精蒸发,已经能让酒降到装瓶所需的烈度,比如40或43度,所以它完全可以不加水、不加焦糖就直接装瓶。“纯粹、完整、无添加的生命之水”这样的概念对爱酒人是有致命诱惑力的,不信看看Cask Strength Whisky(酒桶直接装瓶威士忌)在资深饮家市场的热销程度就知道了。

责编:李晓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