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师联盟里的荀彧为什么喜欢焚香?

2017-07-15 21:59:00 今日头条 分享
参与

  本文摘自拾文化旗下香道平台

  香道风物

  荀彧汉魏时人,官拜尚书令,人称荀令。注重仪容,风度翩翩,有美男子之称。荀令好熏香,身上香气,可闻百步。所坐之处,香气三日不散,成为世人的美谈和效仿的对象。

  刘和季喜欢香,他上完厕所也要熏香。张坦说,人家都说你是俗人,果然不假。他分辩说,我远不及荀彧,为何要责备我呢?

  《襄阳记》载“荀令君至人家,坐处三日香”。后世以“荀令香”或“令君香”形容大臣的风度神采,也泛指人风雅倜傥。

  王维《春日直门下省早朝》诗曰:“骑省直明光 ,鸡鸣谒建章,遥闻待中佩,暗识令君香。”南朝张正见《艳歌行》:满酌胡姬酒,多烧荀令香。

  这就是著名的“荀令留香”。那么荀彧最喜欢用什么器具焚香呢?

  历经千年的中国香文化能够流传至今,真正记载其各阶段发展状况的标志是各个历史朝代使用的香炉,其中最具代表性的、被称为鼻祖的,是汉代的博山炉。

  博山炉又叫博山香炉、博山香薰、博山薰炉等名,是中国汉、晋时期民间常见的焚香所用的器具。常见的为青铜器和陶瓷器。

  炉体呈青铜器中的豆形,上有盖,盖高而尖,镂空,呈山形,山形重叠,其间雕有飞禽走兽,象征传说中的海上仙山——博山而得名(汉代盛传海上有蓬莱、博山、瀛洲三座仙山)。

  实际上确有此地,其地在蓬莱以西的山东鲁中,淄博市博山区境内,博山区全境尽山,几无平坦之地,“博山”即在该区东南。

  自古博山一带(古称颜神镇)是我国古代陶瓷、窑业的重要产地。博山炉之名即寓炉盖似群山之外观,又合产地之名。

  博山炉下有底座。有的遍体饰云气花纹,有的鎏金或金银错。当炉腹内燃烧香料时,烟气从镂空的山形中散出,有如仙气缭绕,给人以置身仙境的感觉。是西汉时期常用熏香器具,可用来熏衣、熏被以除臭、避秽。

  博山炉初为铜质素面,后随工艺技术的发展,外表施以鎏金,或错金、银。博山炉流行于汉代,后世亦曾使用并仿制。

  有名的博山炉有出土于陕西省兴平县的西汉鎏金银竹节高柄铜薰炉和出土于河北省满城县的错金博山炉。

  据《两京杂记》记载:长安巧工丁缓善做博山炉,能够重叠雕刻奇禽怪兽以做香炉的表面装饰,博山炉工艺之繁,远远超过后来出现的五足或三足香炉。

北宋考古学者吕大临《考古图》记载:“香炉像海中博山,下盘贮汤使润气蒸香,以像海之四环。”

  博山炉出现在西汉时期,与燃香原料和人们的生活方式有关。西汉之前,人们使用茅香,即将薰香草或蕙草放置在豆式香炉中直接点燃,虽然香气馥郁,但烟火气很大。

  武帝时,南海地区的龙脑香、苏合香传入中土,并将香料制成香球或香饼,下置炭火,用炭火的高温将这些树脂类的香料徐徐燃起,香味浓厚,烟火气又不大,因此出现了形态各异、巧夺天工的博山炉。

  六朝《咏博山炉》诗曰:“上镂秦王子,驾鹤乘紫烟”,唐李白《杨叛儿》诗云:“博山炉中沉香火,双烟一气凌紫霞”,记述的都是博山炉熏香时香烟缭绕的迷人意境。

  两汉时期,博山炉已盛行于宫廷和贵族的生活之中。1968年在河北汉代中山靖王刘胜墓中出土的错金博山炉就是见证,其造型和工艺已达到高峰。

  魏晋时期,博山炉用于佛教礼佛。佛教兴盛于魏晋南北朝时期,博山炉也被广泛用于焚香、浴佛等佛事活动中。

  现存的北魏、北齐的佛教造像中多以博山炉装饰。故宫博物院所藏北魏太和十七年铜鎏金释迦牟尼造像底座雕有一精美博山炉,炉旁雕有执莲蕾供养人各一。

  龙门石窟、云冈石窟中均见类似的莲花饰博山炉。佛教认为能进入佛国净土的人,均为莲花所生。佛陀即为莲花所化。因此,礼佛之博山炉加入了莲花元素。

  至此,博山炉成了中土佛教信仰的新道具。

  - END -

责编:李晓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