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大叔 变故宫旁破庙为顶级餐厅

2017-01-10 10:48:00 旅行头条 分享
参与

  夜不能寐。

  智珠寺风云

  2015年初,

  一篇报道把故宫附近,

  名不见经传的智珠寺,

  推上了风口浪尖。

  报道称:有人在北京市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智珠寺、嵩祝寺开办豪华餐厅、私人会所,甚至只对少部分人开放。

一时间众人哗然。

  一座历经沧桑的皇家寺院,

  一场风雨欲来的舆论声讨,

  一个“忧郁的”比利时男人。

八年前,

  初冬的一个黄昏。

  租住四合院的比利时人温守诺,

  像往常一样骑着自行车,

  在胡同里瞎转悠。

民房瓦灰色的屋顶之上,

  斜挑出一座寺院边角,

  余晖轻巧地洒落飞檐,

  似乎涂上了旧日金粉。

  与生俱来的好奇心,以及对建筑的敏感驱使着温守诺前去一探究竟。辗转穿过破旧拥挤的民居,眼前的一切让温守诺的心,为之一颤。

  古柏苍翠依偎着灰沉大殿,

  残阳夕照温存堆积在殿内,

  零落光束里灰絮飘渺,

  隐约可见陈旧机器的轮廓。

破落的古寺,

  庭院深深,

  碎金下的断壁残垣,

  散发出一种动人心魄的绝望之美。

那一天,

  温守诺在大殿冰凉的石阶上,

  一直坐到天黑:

  “我发现了我的使命。”

智珠寺,

  建造于明代永乐年间,

  是皇家御用印刷和收藏经书的地方,

  巅峰时期从事印经人数达千人之多,

  名气大过雍和宫。

建国后北京城大改建。

  智珠寺先后变成了:

  北京金漆镶嵌厂、

  自行车飞轮厂、景山装订厂、

  东风电视机厂、

  牡丹四星音像有限公司。

岁月流转,工厂更迭。

  没人关心这个寺庙,

  为何而建、为谁而建。

  厂房蚕食寺院,人们进进出出,

  从来没人想过修缮和保护。

60年代,

  大殿经历了一场大火,

  殿内被熏得乌漆麻黑。

  这还不是最惨的时候:

  智珠寺挂牌“文保”单位之前,

  它还做了三年废品回收站。

万分心痛的温守诺,

  决定联合朋友林凡与周理贤,

  开始破庙修复工程。

  而且从一开始就确定了,

  “全方位保存历史风貌”的理念:

  修旧如旧

  智珠寺属于文物保护建筑,每一个环节修复之前,都要得到北京市文物局批准,修完以后要得到文物局认可,才能继续下一个修复环节。

  换了四家建筑公司,

  终于才找到有修复资格,

  又极其负责的建筑队伍。

他们小心翼翼地,

  从旧建筑里挑选能使用的材料,

  再寻找到最接近旧材料的新材料,

  按建筑原貌一比一重建。

清理出400卡车瓦砾,

  购买80立方米的新木材,

  换掉了71根木柱,

  并整修了1400平方米的棚顶。

43000块棚顶瓦片,

  被手工清洗和更换。

  每一块砖瓦、每一根柱子,

  都被拆下来重新编号,

  成千上万的砖瓦木料按顺序排放。

  “这种方法比全部拆掉再用新材料按旧图纸重建的方式费时费力得多,很多人说我们太‘奢侈’了。是啊,这并不是一个合理的成本,但这是一种对于历史的尊重 。”

  大殿吊顶的梵文绘画,

  几经风雨,

  已经看不出原有模样。

他们请来画家汤国,

  和古画修复师许平,

  从十几米高的吊顶上,

  将彩画一幅幅取下。

打湿、渗透、起画、

  清理、洗涤、消毒、

  待干、上浆、上板···

  一天只能修复几块,

  花了一个多月,180块木板中,

  仅有30%的作品可以修复。

温守诺原以为,

  修复工程两年就能完成。

  但是整整五年过去了,

  智珠寺才渐渐苏醒。

再次出现的智珠寺,

  不是一座崭新簇亮的建筑。

  温守诺希望人们能够看到,

  一百多年的时间,

  在它身上留下的痕迹。

历朝历代混搭的墙体,

  烧焦的梁柱继续支撑着屋顶,

  斗拱如浪花翻滚,

  榫卯咬合鬼斧神工。

褪色的油漆、木材的裂纹,

  地面开裂的灰砖,

  雷公柱、脊角背、井口天花,

  那个年代的标语···

2002年,

  整个修复工程,

  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

  授予“文化遗产保护奖”。

  评语是:“智珠寺,这座公元17世纪晚期北京的宏伟寺庙建筑群,经全面修缮,愈发显示出其丰富的历史积淀,令世人传颂景仰。修缮前,院内古建破败不堪,淹没在与其格格不入的新建筑中。”

  改造后的智珠寺,

  变成了集画廊、会议、餐饮,

  及客房等功能的精品酒店

曾经的大殿,

  如今改造成礼堂,

  作为举办活动的场地。

曾经的东面僧房,

  改造成了会议室和画廊,

  免费对外开放。

大殿北面的后殿,

  改造成休息室,

  供客人小憩。

人们叫它“Temple”,

  丹麦女王曾在这里用餐,

  比利时王后曾在这里下榻,

  刘烨跟他的法国姑娘在这里订了婚。

  可正因为如此,一篇没有调查清楚的文章《故宫旁寺庙变会所,可坐龙椅》,把Temple揪出来,当了“整治私人会所”的靶子。甚至在2015年1月,遭遇停业整顿。

有人说,

  投入巨大金钱、时间、心力的温守诺,

  肯定是要抑郁了。

  温守诺叹了口气:

  不是抑郁,有一点失望。

高雅的酒店、

  不使用明火的餐厅、

  免费开放的艺术中心···

他没想那么多商业布局,

  他只是想用一种,

  他认为最合适的方法,

  (外国比较成熟的“开发式”保护方法)

  帮助将死的智珠寺活下去。

古庙里的奢华餐厅,

  是保护还是破坏?

中央电视台新闻调查节目,

  特地深入调查,了解真相,

  拍摄《智珠寺风云》,

  还智珠寺一个公道,

  还温守诺和他的朋友们一个公道。

  清华大学博士张帆评价说:智珠寺是目前北京文物建筑“合理利用”的最佳典范,不失为我国文物建筑保护利用双赢的优秀榜样,在保护原则、修缮技术、利用策略、管理模式等方面皆值得进一步深入研究和探讨。

  比利时鲁汶大学雷蒙·勒迈尔国际文化遗产保护中心崔金泽评价说:“它将一处丧失原有功能的古建筑群由破败的工厂变成一处集餐饮、住宿、文艺活动于一身的社区文化中心,且藉由不同的活动规划面向公众开放参观,保证了文化遗产历史信息的传承,保护了文化遗产的社会价值”。

又是一个初冬午后,

  阳光暖暖地透过窗棂。

  天上的鸽哨忽远忽近,

  风雨之后,

  一切回归宁静。

在600多年前的古建筑里,

  与历史面对面,

  古今之间有大美,

  相顾不言。

你可以来听她讲故事,

  但请不要过分打扰她,

  让她用自己的方式告诉你一切。

“智珠寺风云”过去了,

  那别的风云呢?

  文物如何活化、保护和商用,

  在中国除旧迎新的当下,

  远比故事更值得我们深思。

责编:李晓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