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帕玛强尼新品】全新PF707机芯毫无掩饰“赤裸”示人

2018-05-30 18:00 环球网

超薄腕表 镂空魔力  Tonda 1950 Skeleton

  帕玛强尼致敬其标志性的超薄表款Tonda 1950——为其配备全镂空式表盘,以使其机械装置最微小的细节都淋漓尽显。机芯的纤薄特性使其十分娇贵,若要将其成功镂空化,需要大师级的超凡技艺以及忠实演绎机芯设计所固有之精湛技巧的出色能力。这一过程毫无保留地展示了机芯的精致细腻——从传动系统的繁复庞杂,到每一种装饰的美丽悦目,均逐一呈现。正是这些细节使得Tonda 1950 Skeleton腕表尤显珍罕。

  Tonda 1950 Skeleton腕表

  超薄镂空机芯

  全新PF707机芯毫无掩饰地“赤裸”示人。Tonda 1950 Skeleton腕表全方位呈现其传动系统,包括一般隐藏部件。主夹板和板桥都被最大程度地镂空化,仅根据运转所需做一些必要隐藏。这一镂空化过程需要在两方面实现精准平衡:一方面,使机芯一览无遗,展示神秘特色;另一方面使每一个部件都保持坚固性,这是确保腕表运转严格按照设计思路的基本。发条盒也采用开放式设计,因此,腕表的能量来源——上弦发条也可用肉眼看到。此外,可从表背欣赏机芯表面的微型摆陀,其精致的装饰值得细细品味:摆轮背面镌刻“大麦粒”纹;并饰有帕玛强尼设计基因的关键,帕玛强尼标志性表耳构成的图案。这种表耳图案意在表达旋转运动:即突显摆陀的旋转特性。PF707机芯的板桥和主夹板拥有18个内角,每一个细节都经过精心安排,为整体镂空设计锦上添花。

  看似无形 实则有型

  Tonda 1950 Skeleton腕表采用蓝宝石表盘,确保镂空机芯一览无遗,没有任何视觉障碍;只有表镜边缘包覆镀玫瑰金金属凸缘,以显示分钟轨道和时标。凸缘的背面带有细腻的镌刻,表面饰以精细优雅的同心蜗形纹。

  Tonda 1950 Skeleton腕表采用多层结构,而表盘正是突显了这种深邃的结构。从镂空机芯顶端的凸缘开始,多层结构一一展开,而这是由其复杂的动力学特性所要求的。整个腕表呈现引人入胜的3D立体效果,于光影交织间吸引人们欣赏的目光。

  精妙细节

  Tonda 1950 Skeleton腕表具备超薄表款所特有的恒久优雅气质,方寸之间尽显精妙,每一处细节都经得起推敲,从而以黄金比例成就和谐的人体工学设计。精钢表壳,40毫米直径,厚度仅为8.2毫米。表壳一直延伸,塑造出充当表带载体的四只表耳:标志性的水滴形状,与手腕弧度极为贴合,令佩戴者的腕间美不胜收。精钢折叠表扣,可在5个位置上进行调节。另外,佩戴者只需轻轻一按,即可调节表带长度,精确到一毫米,不必再迎合一般皮表带的定距孔洞。每一处设计都以人体工学为考量,精心所至,确保佩戴者尽享舒适。

  PF707机芯

  帕玛强尼制表厂运用了所有尖端制表技艺,全面提升PF707机芯的精度,它采用砝码摆轮,放弃了传统的快慢针调节机构。这样只需要转动摆轮上的砝码即可调节手表的快慢,而不再需要控制游丝的工作长度。机芯在长时间内的稳定性更高,且更具抗冲击性,也保证了出色的等时性。得益于精湛的设计以及品牌独立制表中心的专业技艺,PF707机芯的镂空化使其神秘特色得以呈现于世人眼前,而其坚固性丝毫无损。

  帕玛强尼简介

  高级制表品牌“帕玛强尼”这一名称源于其创始人:制表师兼修复师米歇尔·帕玛强尼(Michel Parmigiani),于1996年在瑞士塔威山谷(Val-de-Travers) 的弗勒里耶(Fleurier) 成立。凭借自有制表中心,品牌保证了独立性,既能完全掌控整个生产流程,又拥有独一无二的创意自由。

  二十多年来,帕玛强尼打造的时计以“尊重传承”名闻遐迩。这些时计往往被倾注了各方一生的心血,包括米歇尔·帕玛强尼本人和辅佐他的天才们;这些时计的诞生也离不开帕玛强尼与古董杰作之间的独特关系,同时也正得益于此,帕玛强尼才能够激情满怀地创造一个果敢而非同一般的未来。

责编:杨天晓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