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未都建议收藏不随大流不跟风

2016-05-20 16:28:00 风尚中国 分享
参与

马未都对于收藏有着自己独到的认识

 

著名收藏家、央视《百家讲坛》主讲人马未都近日做客京华茶馆。在与读者见面交流中,马未都透露,他经营的观复博物馆因规模需要,目前正在寻找新址,他要将新观复博物馆办成一个服务最好的博物馆,“也希望所有的博物馆来公开地对我们发起挑战。因为只有挑战,才能使服务水平越来越高。”对于眼下持续高涨的收藏热,马未都建议普通收藏者不要随大流,倘若无奈随了大流也不要恋战,“差不多你就溜出来。”

关于展览

追忆曾经的传统生活方式

为让观众近距离感受古代的坐具与盒具之美,马未都最近办了个展览,将收藏多年的坐具与盒具共计三百件,在观复博物馆分门别类地陈列出来让观众们欣赏。这次展览分“座上宾——中国古代坐具展”和“百盒千合万和——中国古代盒具展”两部分。其中坐具部分集中展示了明清两代各式优良坐具,包括椅与凳两大类。盒具展部分展出了唐至清代的100件各类盒具,其中有瓷质、石质、木质、漆质等不同材质。如此众多的古代盒具集中展示,在国内尚属首次。

据马未都介绍,这次展览将持续到明年三月份,“其中‘座上宾’这个展览,主要是想提示中国人,虽然我们现在坐的都是沙发,但别忘了我们曾有过的一种起居生活方式。我们发现中国人是多么容易吸收外来文化,不停地改变自己的生活。”马未都说:“发生改变的还有日本人,他们在办公室里也是坐在椅子上工作,但到一些固有的文化场所,比如说日本茶道,还是席地而坐。所以说日本还是保留了他们的文化特性,但我们就彻底改变了。”马未都说,展览至今,吸引了许多市民前来参观,“如果观众能从中获得一点知识,或感到愉悦,那我就感到满足了。”

关于转行

玩收藏就像喝烈酒般有劲

马未都是个名声显赫的收藏家,却不知他早年还是个文学青年,创作并出版过小说集《今夜月儿圆》。马未都说,他小时候就酷爱文学,“我基本上是读着《青春之歌》《林海雪原》《红岩》《红日》等名著成长起来的,外国名著偶尔也会阅读一些。正是那些中外文学名著成为我最初的文学启蒙,特别是当我发表第一篇小说后,就幼稚地以为文学就是我一生之事了。那种为文学献身的想法,就像人们常说的‘是男儿就应该死在战场上’一样。”就这样,他在文学界一待就是10年。“到了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期,随着影视的崛起,文学逐渐开始退居边缘,我一看文学不再辉煌了,就‘势利’地离开文学,转而写剧本去了。”

马未都说,即便是后来与王朔、冯小刚等人组建“海马影视创作室”,从事剧本创作也只是“玩票”性质。“这些对我都不构成足够的吸引,我始终觉得还是文学本身有魅力。收藏这行底蕴很深,不是一眼就能看透的,这种有挑战的东西对我很有吸引力。所以在影视这块没待多久,就走到文物这一级。在我眼里,文物好像层次更高一些,劲儿也比较大,所以就更容易让我上瘾。就像喝酒,你看那些‘酒腻子’,一定都是喝烈性酒的,它够劲儿。”

关于收藏

建议收藏不随大流不跟风

总结自己的成功经验,马未都认为,就像买股票,买了涨的就算没走眼,买了跌的就走眼了,“股票市场的初期阶段,你买哪个都涨钱,只是涨的高低而已。我的经验是,凡事我多想一步,所有事情都能看出一个态势,就是它最终会朝哪个方面去发展。当大的方向明确了,许多环节就迎刃而解了”。

对于眼下持续高涨的市民收藏热,马未都建议大家首先不能随大流、盲目跟风,“因为你是外行,等你知道这个东西能赚钱了,就已经晚了。如果你坚持随大流,那么你也应该动作快些,就是说刚有苗头时,你就进去,看差不多时你就赶快溜出来,千万别恋战。”

马未都说,从古到今,收藏本质是一项个人爱好,但发展到今天却被人们作为谋利的手段,委实不该如此。“我一直强调,对于普通百姓来说,把收藏作为一种文化熏陶比赚钱更重要。因为财富带给你的快乐是短暂的,但文化产生的愉悦却是永恒的。”马未都说。

关于办馆

要办中国服务最好的博物馆

马未都说,随着观复博物馆收藏规模的进一步壮大,现在的观复博物馆已无法承载他理想中的功能了,“所以必须重新选址重建。”马未都说。新观复博物馆的管理模式、体制、功能、服务等,马未都都已成竹于胸。“这个博物馆到底是要留给社会的,但在此前,我要摸索出一个全新的机制。我希望这个博物馆靠机制运行得很好,希望能看到这个结果。就是我把模式做好了,就不再参与博物馆的任何事情。当我离开它再来博物馆时,我自己买票进来。当买票进来后,觉得这博物馆哪儿都特好,就心满意足了。”马未都说,观复博物馆最终要靠合理的机制来运行,“因为个人的能力是有限的。”对于将来办馆资金的来源方式,马未都希望效仿国外,靠赞助人集资办馆。

马未都最看中新观复博物馆所提供的服务。按他的设想,要把新馆建成中国博物馆中服务最好的博物馆,“我一直认为,每个观众对博物馆的服务要求都是合理的,只是我们有没有能力达到。比如有观众想要开箱近距离看藏品,甚至有人要借走文物去研究,这些服务将来能否做到,都是对新观复博物馆提出的挑战。”马未都说。据称,新馆计划三至五年落成。

在过去的两年时间里,马未都每年都要出版五本书,“写作是件体力活,明年少写一点,计划出版一本讲述陶瓷颜色的《瓷之色》,出版两本研究家具的书。”马未都还说,至少在未来半年内暂无计划再登《百家讲坛》开讲。

 

 

责编:杨天晓